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专题专栏>>弘扬爱国奋斗精神>>正文
中国肝胆外科之父:吴孟超
2019-08-02     (点击: )
[文章下载]

他,古稀之年仍然活跃在手术台前;

他,创立的一整套肝胆外科关键理论和技术,使我国的肝胆外科水平走在世界前列;

他,就是吴孟超老先生。

拥有军人、医生、科技工作者等多重身份的吴老,一生行医自律和自省,“以心灵温暖心灵”。

吴孟超自述——以心灵温暖心灵

我的座右铭是一句很简单的话:医学是一门以心灵温暖心灵的科学。

我入医学院之初,我的老师、被誉为“中国外科之父”的裘法祖院士就讲过这样一句话:医术有高有低,医德最是要紧。当时听来,不过是一句训诫。如今,在我自己走过近70年的行医生涯后,我越来越认识到,医本仁术,医生之于病人,其首要不完全在于手术做得如何流光溢彩,而是在于如何向病人奉献天使般的温情。

几十年来,我冬天查房时,都是先把手搓热,然后再去接触病人的身体。每次门诊,都要与病人拉拉家常……这些细节对我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但病人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医学不是冷冰冰的学科。孙思邈说,大医精诚。为医者,医术当“精”,自不必说,而“诚”,就是医生的“仁爱之心”。因为,我们既要治“病”,更要治“心”。

这些年来,我总会面临名声与责任之间的抉择。1975年,安徽农民陆本海挺着如怀胎十月一样的大肚子找到我。他得了肝脏巨大血管瘤。没有医院敢为他动手术,做,还是不做?2004年,湖北女孩王甜甜的肝部长了足球大小的血管瘤,她负担不起肝移植的费用,又没有医院敢为她切除肿瘤。她找到我,做,还是不做?

这两例手术都成功了,之所以让我记忆犹新,并不仅仅因为手术的困难程度,也因为我经历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医生在总会不断遇到各种风险挑战,如果过多考虑名利得失,那么无数的病人就可能在医生的犹豫和叹息中抱憾离开人世。如果说,生死之间是一条河,医生就要用责任心,把病人一个一个背过河,延续生的希望。

这个时代,医患关系成了社会热点。面对疾病本应戮力同心的医生和患者,为何如此剑拔弩张?作为一个医生,我深知医生的难处,也多次呼吁有关部门要坚决打击“医闹”。但作为医生,我们是不是也该自省:除去那些制度的、政策的制约和影响,我们是不是也有不足?

我看病,从来不开什么大处方,也没拿过红包、回扣。我手术时,用的麻醉药和消炎药都是最普通的。平时,我要求大家不用价钱贵的抗生素,做检查时也尽量为病人省钱。

我觉得,医生对病人要一视同仁。做医生的不能患上“富贵病”!如果连治病救人的医生都嫌贫爱富的话,那整个社会都不可救药了!

光明日报让我谈谈我的座右铭,我就把这句话与大家分享。这不是训导或劝诫,只是一个老人将一生行医的自律和自省与大家共勉。在我看来,“医生”是个崇高的称谓,希望每一位医者都能带着这种荣誉感和自豪感,对待每一位病人,“以心灵温暖心灵”。(节选自《光明日报》“我的座右铭·当代国人的修身故事”专栏)

吴老在肝脏外科领域的突出建树

作为我国肝脏外科的主要创始人,吴孟超从1956年开始从事肝脏外科事业,“当时一位国外权威预言,中国人要有自己的肝脏外科,起码要等二三十年。我听了很不服气,当时就写下‘卧薪尝胆,勇闯禁区’的誓言,一定要把我国自己的肝脏外科搞起来”。

肝脏在人体复杂的生命过程中,担负着物质代谢、解毒排泄、造血和凝血等数千种功能,是“人体化工厂”和“营养库”,一旦出现恶性肿瘤,很快就会危及生命。由于肝脏内血管密布,胆管、淋巴管叠合交叉,治疗肝癌的主要方法——手术切除极易导致大出血,成功率很低。吴孟超清醒地知道自己选择的不是一条坦途。要想在当时国内视为禁区的肝脏手术上做出成绩,首先要了解肝脏,掌握肝脏内部的解剖结构。

“那时国际上尚无统一和公认的肝脏解剖理论,就必须自己想办法。”吴孟超决定自己动手做肝脏标本,经过翻阅大量资料,他了解到,一个理想的标本是用4种不同颜色的液态塑料,分别注入肝脏的肝动脉、肝静脉、门静脉和胆管4种管道系统内,待塑料成为固态后再用腐蚀剂把塑料外面的肝脏组织全部腐蚀掉,就成了一架肝内各种管道的主题构型。

“但是当时要找合适的塑料灌注很困难,没有什么可以借鉴,我们试验了几十次,电影胶片、X光片等都试过了,都凝不住。几个月下来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1959年2月,容国团在第25届世乒赛上为中国夺得首枚男子单打世界冠军的好消息传来,振奋之余,我突然想到乒乓球也是用一种叫赛璐珞的塑料做的,何不试一下。

机遇总是青睐善于捕捉它的人,吴孟超这次成功了,1959年4月,制成了中国第一具能满足科研需要的肝脏腐蚀标本,在突破禁区的道路上迈进了坚实的一步。

在陆续完成的200多个肝脏标本攀援缠绕的无序状态中,吴孟超找到了血管走向的分布规律。1960年,在北京召开的第七届全国外科学术会议上,吴孟超提出了至今仍在沿用的中国人肝脏解剖经典理论——“五叶四段”理论。这一理论将人体肝脏分成“左外、左内、右前、右后和尾状”五个叶,又将左外叶和右后叶各分两个段,实现了中国肝脏解剖理论的重大突破,为我国肝脏外科奠定了重要的解剖学基础。

1960年3月1日,已经掌握了进入肝脏禁区密码的吴孟超主刀完成了中国第一例成功的肝脏手术,实现了中国肝脏外科零的突破。此前,对肝脏出血的控制,国外常用解剖肝门结扎血管或低温下暂时阻断血流的方法,操作比较复杂、危险性大。

吴孟超打破禁区后再接再励,创造了“常温下间歇肝门阻断”止血技术,“肝脏缺血超过二十分钟就要坏死,不能太长时间止血。我想到了水龙头开关,就在血管上加了一个类似装置,手术开始时阻断,一段时间后打开,让血液流向肝脏。可以阻断几次,提高了安全性,有利于手术顺利完成。这个方法现在还在临床使用。”

人物百科

吴孟超,1922年8月生于福建省闽清县,马来西亚归侨。肝胆外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2005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被誉为“中国肝胆外科之父”。2011年5月,中国将17606号小行星命名为“吴孟超星”。

作为一名军人,吴孟超获得了军队最高荣誉,被中央军委授予模范医学专家荣誉称号。

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他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获得了国家最高科技奖。

作为一名医生,他创立了一整套肝胆外科关键理论和技术,使我国的肝胆外科水平走在世界前列。

然而,九十多岁的吴孟超,仍然战斗在临床、教学、科研一线,为我国的肝胆外科事业殚精竭虑,奋力开拓。

打印    收藏
上一条:邹碧华:“燃灯者”为所有法律人竖起标杆
下一条:张超:“逐梦海天的强军先锋”
关闭窗口